(function(){ //for mobile var ctime="1528765672"; var aid="646574"; var type=''; if(window.location.href.indexOf('nis')!=-1){ type='nis'; } else{ type="html"; } var article_url='http://3g.oeeee.com/m.php?s=/m/mshow/ctime/'+ctime+'/id/'+aid+'/type/'+type+'/mtype/1'; if(/iphone|samsung|HTC|android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)){ window.location.href = article_url; return false; } })() 龙舟灵魂的雕刻手_粤头条_新闻_奥一网 - 优发娱乐手机,优发娱乐登录,优发娱乐网站

龙舟灵魂的雕刻手

2018-06-12 09:07作者:胡嘉仪来源:南方都市报编辑:黄缤
龙头、龙尾是龙舟的灵魂。而梁伟东是龙舟灵魂的雕刻手。

   梁伟东制作一个龙舟的龙头要耗时一个星期左右。

   龙头制作要选用上好、没有裂痕的樟木。

   龙头的表情通过眼神、牙齿、嘴角传达。

   梁伟东正在为容桂制作一个全新的龙头,轮廓已按照图纸雕刻出来。

匠心

心诚 艺精     

传承 焕新

签到墙

姓名:梁伟东,70后,顺德人

标签:龙头、龙尾雕刻手,龙舟雕刻文化传播者

龙头的组成 龙须、龙眼、龙角、龙鼻、龙嘴、龙牙、龙唇、龙眉、龙腮、龙腭

巡游龙 个头大,表情丰富,有的慈祥,有的威严;

竞技龙 相对小巧,大多凶猛、霸气外露,以金色、黑色、白色、红色为主体色

白色龙须,彰显资历老、辈分大 红色龙须,象征年轻气盛、生猛异常。

2018年端午节前夕,台风“艾云尼”袭粤,带来一场暴风雨。

室外,雨声“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;室内,梁伟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专注于手中的凿子和木头。选木、裁板、抛光、打磨、上色……经过一道道繁琐的工序,一个个“龙头”就这样在一双巧手的打磨下诞生。

龙头、龙尾是龙舟的灵魂。而梁伟东是龙舟灵魂的雕刻手。作为一名“70后”,他没有青年人的那种浮躁,潜心钻研、执着前行。十年来,他一直在努力“读懂木头”和“读懂龙头”,甘于寂寞雕刻“龙头”,同时又不甘寂寞,努力弘扬龙舟雕刻文化,希望更多年轻人参与其中。

端午龙舟季

干起活来夜以继日

在顺德大良漕渔新村,穿过几条弯曲狭窄的小巷,来到一座郁郁葱葱的小院,这是梁伟东住处,也是他的龙头工作室。这幽静小院,有一股浓郁的木香。梁伟东说,这是制作龙头、龙尾的樟木所散发的香味。只见小院里整齐地堆放着成段的樟木,用塑料布盖着,锯木机下方的地上散落一层樟木碎屑。

梁伟东的工作室不足10平方米。墙上挂满各式图纸,地上铺满木屑,刻刀、锉子、锤头等各种木刻工具随处可见。看得出,这间工作室有些年头了,凌乱的布局显得十分简陋,然而,当抬头看到桌上摆放着四尊栩栩如生的龙头,活灵活现的眼珠子、金光闪闪的鳞片,墙角还放着几条色彩绚丽的龙尾成品时,不觉让人眼前一亮。“这些龙头、龙尾都是顺德一些村找上门来定制的,过几天就会被拿走了。”梁伟东一刻都不想停下手中的活。

龙头制作是一件季节性很强的活,每年端午和8月最为繁忙。最近一个月,梁伟东都没有走出家门,每天醒来就坐在小板凳上,一坐就是10个小时以上。临近端午节,他更是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。“今年到现在接了10多个订单,订单遍布珠三角,有广州、肇庆、佛山、中山,还有港澳的订单。”梁伟东正在为容桂制作一个全新的龙头,轮廓已经按照图纸雕刻出来了,他还需要对嘴、眼睛等部位进行精雕细琢。除了新雕刻龙头,还曾有人拿来200年前的旧龙船头来翻新。梁伟东把旧龙头磨损的地方重新雕刻打磨,同时补上新油漆。

龙头制作

工序繁多雕刻最费时

每逢端午,佛山很多村都要办龙船竞渡。这些龙舟头、尾都是可拆卸的独立部件,平时拆下放在宗祠、庙宇供奉,端午前才“请”出来装嵌在已出水的龙舟身上。那么,这些龙头是如何制作的呢?梁伟东说,龙舟头制作是个细致活,要经历选料、开料,到勾画放样、雕刻,再到打磨、抛光、上色装饰等十几道工序,最后还得为龙舟头安装上鼻球、龙须、龙舌、龙珠。90%的工序要靠手工完成,制作一个龙头要耗时一个星期左右。

龙头制作第一步是选材,要选用上好、没有裂痕的樟木,樟木的香味能够防止虫蛀,水分蒸发后龙头变得轻盈,便于搬运保存,龙角配件则选用或者模仿出形态对称的鹿角。选好材,就将樟木块切割成一块块立方体木材,磨平表面,接下来,比照龙头样板勾画放样,再使用电动切割机器把多余木料切掉。

制作龙头最难的工序是雕刻。龙须、龙眼、龙角、龙鼻,龙嘴、龙牙、龙唇、龙眉、龙腮、龙腭,一刀一锤,很考验功力。龙头最难雕刻的是眼睛,如稍不留意,做太大或小,或一眼大一眼小,整个龙头就废掉了。梁伟东最喜欢的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独自在灯光下雕刻木头,“这时心无杂念,下刀准、效率快。”

梁伟东雕刻的龙头不仅形似,而且颇具神韵。“有些客户要求龙头神态凶猛些,有人要求龙头面容慈祥。凶猛就用眼神、露出的牙齿来表现,慈祥就用饱满脸型、上扬嘴角传达。”

“本土特色”

一看龙头就说得出“出处”

做一个龙头,简单的要十天八天,复杂的则要数十天乃至更长的时间。在当今机械化生产的背景下,龙船及龙头的制作也模具化,但是梁伟东坚信,手工龙头的实用价值和艺术价值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,“机械化永远雕刻不出文化的韵味。”

梁伟东在雕刻一个传统龙头之前要做两件事:“读懂木头”和“读懂龙头”。“读懂木头”指的是弄清楚木头的纹理,“读懂龙头”则是指理解龙头造型的线条走向和传统寓意,将读懂的两方思路相结合之后,再尽心尽力地把龙头的意韵附在原木上。

其中,读懂龙头尤为关键。“每个龙头都不一样的,有的带着笑颜,有的则很凶猛。”梁伟东说,龙头主要分为两类:一类是巡游的彩龙,这类龙头颜色斑斓,个头大,表情丰富,有慈祥的,有威严的;另一类是比赛用的竞技龙,这类龙头相对小巧,表情大多凶猛,以金色、黑色、白色、红色为主体色,霸气外露。

在顺德范围内,梁伟东几乎每条村的龙舟他都熟悉,只要一看龙头,就可以说得出其出处。他用现场的龙头给记者解释,正在翻新的这个大吉村的龙头以金色为主,干练精悍。而那个来自旧寨村的龙头,上面则有不少点缀,龙眼上有两片黑色叶片显得庄严,龙鼻上还有龙须。龙须的颜色也有不一样,有的村喜欢白色龙须,要显得此龙资历老、辈分大,有的则喜欢红色的龙须,要显出此龙年轻气盛、生猛异常。

梁伟东曾走访过各地,发现不同地方的龙头都多少带有“本土特色”。“开平的龙头、龙尾,外貌是很祥和的,眼睛圆鼓鼓朝着天,尾巴往里收,当地人说,这样做龙舟表示着对对手的尊重;相反,我们佛山的龙就显得很凶,张牙舞爪,嘴巴朝前张得很大,尾巴向后张开,这就显示了必胜的斗志。”他认为这种“特色”不应该消失,这是一种传统的文化,需要传承下去。为此, 梁伟东每制作一个龙头,都会先了解当地的文化习俗,然后才根据每个村的传统文化特色进行设计,把这些元素融入龙头的设计中。

不甘寂寞

想寻更多年轻人加入

今年40岁的梁伟东是土生土长的顺德人。童年时,他最喜欢的就是每年村里在端午节期间举行的龙舟节活动。那时候,每逢端午节,村里热闹非凡:包粽子、龙舟巡游、扒龙舟比赛……梁伟东特别喜欢看龙舟比赛,看着一艘艘龙舟“百舸争流”的场景,他总是在一旁欢呼呐喊。龙舟,也成了他心中神圣的符号。

十年前,梁伟东遇到一位资历颇老的龙头民间艺人,立刻拜师。初时老艺人并不愿意收他为徒,他就天天跑去打下手,两年后终于出师,可以设计制作龙头了。如今梁伟东关闭了曾经营的汽修店,全心投入龙头的修复、制作。

梁伟东从事龙舟艺术雕刻工作的心态,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:甘于寂寞,不甘寂寞。“甘于寂寞”当然就是指在工作过程中静心雕刻、潜心研究;而“不甘寂寞”则是指将此项文化大力弘扬,恒久传承。因为,后继无人是当代龙舟雕刻文化所面临的困境。

制作龙头工艺相当复杂,所以一定要有足够耐心,曾经有一些年轻人想跟着梁伟东学艺,但往往都因为缺乏恒心没有坚持下来,“有兴趣的不一定有潜质,有潜质的又未必有心思。要做出一个龙头不难,但如果不了解不熟悉不喜爱龙舟文化,就不懂变化和设计,也不可能喜欢这个工作。”

采写:南都记者 胡嘉仪

摄影:南都记者 郑仲

南都头条 Headline
手机看南都 Phone
南方都市报小程序

南方都市报小程序

南方都市报App

南方都市报App

排行 Top